产品信息
 
  高清互动:视听革命

高清互动VS基本标清

高清互动资费与套餐

2016高清频道资费

互动功能开通区域查询
高清互动专享服务
  看互动电视 送高清盒子
     

 互动电视点播推荐 
师父
2017-08-10

比一代宗师更狠的江湖,踢了一个时代的馆

点播路径:高清精品>高清大片>动作战争

  很多人将《一代宗师》与《师父》相提并论,前者写的是北拳南下,而后者,写的是南拳北上。尤其在功夫的那一部分,《一代宗师》如诗如梦,动用所有电影的技艺,渲染写意。而《师父》非常实,如纪录片。电影退后,声光幻影退后,云散雾收,只留下白日下,短巷中,一对兵刃,两具肉身,对峙。非常的过瘾,也非常的残酷。 
  徐浩峰的每部电影都可以让人琢磨很久。《倭寇的踪迹》看完了,全不懂。《箭士柳白猿》不全懂。但只有这部《师父》,几乎全看懂了。不是观众长本事了,而是徐浩峰越来越明白了。这一次,他拍了一个能看明白的故事。 
  徐皓峰在创作中一直执迷一个主题:主人公要在江湖中立足,就必须自立门派,而这个过程,要经过若干年谋划,要交手若干个武林高手,稍有闪失,就崩了全局。这是《师父》的剧情,却又很像徐皓峰这些年在电影圈的行事作风,而当他凭借《师父》手捧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的时候,众人终于明白,原来《师父》恰是徐皓峰武林里关键的一着棋。
 “既为师徒,当以性命相见”
  这句话是《卧虎藏龙》里李慕白对玉娇龙说的,前一句是玉娇龙凶狠的问“你不怕我学会了,杀了你。”李慕白答得干脆有劲,“师徒”的关系,在当今时代已经难以理解了,偶尔看到的一些动人的“师生”情例子,与“师徒”根本有别。 
  在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,师徒被归入“父子”的伦常范围,师就是父,徒便是子。所谓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”,正是这个意思,可“师徒”关系毕竟和“父子”关系不同,没有血缘关系——所以会有更加直接的利害关系。直白说,徒弟是要从师父那拿东西的,或是某项手艺知识,或是某些经验技巧,最明显的,便是武行中,必以师徒论。而如果这个徒弟是个难得一遇的大才,师父会将毕生所学全盘托出,可能一个师父桃李满天下,但真能“以性命相见”的徒弟,凤毛麟角,徒弟挑师父,师父也挑徒弟。 
  不懂这个,是没法进入《师父》语境的。看影片《师父》,廖凡饰演的陈识对妻子说:“练上了,他将敬我如敬神。”可能很多人以为这话荒诞,其实这话一点不虚,徒弟对师父,正是敬如神明。徐浩峰的武侠电影之所以让许多人感到陌生或震撼,便是在价值观上自成一体,大概像是一个封闭的系统——徐浩峰不会妥协“带”你进入那个语境,而是“拎”你进入,平述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中的武林事。
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 
  “规矩”是电影《师父》的文眼,是全片剧情的草灰蛇线,整个故事的建构与发展莫不是与“规矩”息息相关。陈识北上天津要扬名,就得守天津武行的规矩:教出个徒弟,踢八家馆,而后徒弟被武行联名请出的高手击败,逐出天津,师父则可以留下天津开馆收徒。这是全片剧情逻辑的基点,而中间剧情的各种跌宕,都是在看似死板的规矩的限制下画出精彩方圆,他构筑了一个“规矩理想国”。 
  徐浩峰在《无道之器:武侠电影与传统文化》一文里说,“武侠片应该敏感中国人的‘样’,保留些传统中国人生活方式。怕‘样’消失,应该是武侠片的恐惧。这种恐惧不是臆想出来的,而是历史中一种庞大人群共有的心理。”中国人的‘样’,就是《师父》里的规矩。 
 礼崩乐坏 
  《师父》将背景放在民国时期,且涉及到军阀阶层,军阀与武行的对立矛盾被加倍放大。在《师父》中,军阀的代表林副官是破坏规矩的人,他先是使诈赢了师父郑山傲,击败天津武行头牌,由此在武行有了话事权,而后灭了耿良辰,正式介入武行争端,成为天津武行的实际控制者。武行从隐晦的名存实亡(因为师父不教真的),转入摆明了的名存实亡。 
  军阀对武行的侵害,正是礼崩乐坏的表征,徐浩峰对“礼乐”的理解是:“礼乐是接人待物的规矩和生活的讲究,这些是武侠片历史上恰恰轻视的东西。”
  徐浩峰在《师父》的写实,是从里到外的,不仅是五花八门的兵器皆有所本,不仅是人物衣着街巷风土,还有交口称赞的武打动作设计,最写实的是他对电影精神层面的考究,他着力于精准恢复那个时代的“礼乐之道”,恢复的同时还要展现礼崩乐坏的时代画面。他大概是当今华语片中,唯一一个着力于“礼崩乐坏”这个主题的导演。 
冷幽默与输掉的人生
   《师父》里点缀着许多小幽默,比如陈识在起士林逞强吃面包,比如他和妻子谈判结婚,比如他最后逃出武馆,都让观众不禁莞尔,徐浩峰的幽默是“有板有眼”的,加上轻快活泼的配乐,时刻透出一种人生气度,将这个不知是悲是喜的武林故事,烘托出别致的趣味。 
  值得寻味的是,本片最精彩的长巷大战,陈识单挑整个天津武行的情节,在小说原著里是没有的,一团烈火般的爆裂仇恨,像是打了一拳空气。小说是悲哀而虚空的,陈识是彻底输掉的,却由此获得了解脱。 
  在整个影片中,“师父”二字是带血的,陈识和耿良辰这对师徒,是毁一个徒弟,成就一个门派,郑山傲和林副官这对师徒,是毁一个师父,成就一项霸业。
  陈识长巷大战的完胜,只是他整体失败的一个小插曲,没输在技艺上,输在想法上,不过他也赢了,赢了感悟。徐浩峰是个通达人情的导演,他通过《师父》和我们以性命相见。 
 徐浩峰的电影,是一种展示,也是一种留影。展示给现世,留影给后人。传说中的兵器,传说中的拳法,都曾经在,也依然在。武道这个东西,真的于世间存在。 

 
2017 合肥有线电视宽带网络有限公司 客服热线(0551)96533
首页 | 数字电视 | 互动电视 | 有线宽带 | 集团客户 | 服务与支持 | 政策法规 | 关于合肥有线
合肥市高新区香樟大道208号(香樟大道与合欢路交口) 邮编230088